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企業黨建 < 文學藝術
文學藝術
一本老書的記憶
時間:2020-04-14    來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團


前些天,妻子讓我利用閑暇之余打掃屋子,正巧趕上清明節放假,我便拿起水盆、毛巾,將客廳、臥室的桌子櫃子,裏裏外外打掃了一遍。

當我打開父親臥室的櫃子時,一本1995年出版的《小學生作文選刊》映入眼簾,這不是我上小學四年級時懇求父親幫我買的書嗎?如今還在啊。翻開這本書第一篇作文是《我的父親》,不由勾起了我對兒時的回憶……

我還清楚地記得,那是1995年的夏天,我參加了學校組織的夏季作文培訓班,因爲語文成績一直不好,而作文又是每年考試的重頭戲,父親希望我能通過這個暑假將語文成績提上去。

開班的第一天,我背著書包和幾個小夥伴兒一同來到了學校,當在教室裏坐好後,不免有些緊張。“同學們,把你們的作文書都拿出來,翻開第一頁。”何老師說。我一臉茫然地將語文書拿了出來,同學們見狀都哈哈笑了起來,我趕忙將頭低下來,趴在桌上一動不動,感覺整個世界都在嘲笑我似的,那一刻眼淚忍不住奪眶而出。

何老師把我叫出教室說:“不是已經通知過你爸爸了嗎?這次作文培訓班需要統一買一本《小學生作文選刊》,綠皮子的。”我沒有吱聲,心裏對父親的埋怨不時湧上心頭。

回到班里我依然趴在桌子上,不时用沾满泪花的眼睛望着同学们手里那本绿色的 《小学生作文选刊》。

“叮鈴鈴,叮鈴鈴……”放學的鈴聲終于響了,回到家裏,我氣鼓鼓地將書包猛地摔在客廳的沙發上。

“我爸呢?”不耐煩地問道。

“你爸還沒回來。”母親問,“怎麽了,誰欺負你了?”

我又一次忍不住委屈地哭了起來,沙啞的哭聲幾乎傳遍了整條胡同。

後來父親回來了,只見他穿著一件兩道杠的背心,身上被太陽曬出了很明顯的痕迹,我賭氣不理他,吃完晚飯早早地睡下了。那天晚上,我夢見自己和其他同學一起拿著《小學生作文選刊》大聲地朗讀《我的父親》。

第二天早上,正在酣睡中的我迷迷糊糊被父親叫了起來。

“兒子,看這是什麽?”父親樂呵呵地將綠色的《小學生作文選刊》遞給了我……事後我才知道這本書是父親用在工地上幹了兩天搬運工才存下錢買來的,那時父親一個月的工資也就100多元錢,這本書的價錢就要花去差不多我們一家三口幾天的口糧。爲了給我買這本書,一直幹文職的父親不僅被曬傷了,手和肩膀也都被磨破了。

父親對我的愛,總是那麽無聲無息,總能默默地支持我、幫助我。

拿起那本書,聞著那熟悉的味道,眼淚再一次奪眶而出……□邵長琨(古漢山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