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企業黨建 < 文學藝術
文學藝術
有書相伴即良辰
時間:2020-04-28    來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團

 

世間常有好景虛設,人生難免時光蹉跎。無書可念,終日仿佛嚼蠟;有書相伴,每天都是良辰。

 

今年的春天注定是一段令人惆怅而又難忘的時光,突如其來的一場新冠肺炎疫情,將千家萬戶的門上都挂了一把“將軍鎖”,將成千上萬人的心頭都壓上了一塊“泰山石”,恐怕很多人都有納蘭性德“才道莫傷神,青衫濕一痕”之傷感。

 

但我一直以爲,人生中的痛苦和歡樂經常會不期而遇、狹路相逢。抗“疫”宅家的日子固然無聊:夫妻天天深情對視,也會偶感厭倦;兒女日日繞膝相伴,許會心生膩煩;手機時時在手翻摳,難免眼花缭亂……但是,如果有書相伴,那些所謂的郁郁寡歡都會在字字珠玑面前敗下陣來,封閉在家的日子也好似風從花裏過、撲鼻滿是香。

 

這段日子最過瘾的就是讀大部頭小說。我沈下心來,先是讀了第十屆茅盾文學獎的五部獲獎作品,其中最令我無法釋懷的是徐懷中的《牽風記》。《牽風記》和他當初的《西線轶事》一樣,依然從獨特的視角淡化波瀾壯闊的戰爭場面、講述空靈詭谲的傳奇故事、塑造個性獨特的人物形象,洋洋灑灑,妙筆生花。在《牽風記》裏,我爲他對戰爭人物的駕馭能力深感敬佩,爲十九歲的女參謀汪可逾的犧牲感到痛惜,爲戰功赫赫的警衛員曹水兒的“放縱”悲劇感到惋惜,爲所向披靡的戰馬“灘棗”的殉葬感到可惜……

 

我還重讀了路遙的《平凡的世界》,孫少平對貧苦命運的奮力抗爭,孫少安對“窮則思變”的大膽探索,田曉霞對真摯愛情的果敢追求,田福軍對貧苦百姓的深深摯愛……都深深地打動了我,勾起了我對自己過去的回憶,激起了我對生活的渴望,幾度讓我掩卷深思甚至轟然淚崩……這些都讓我更深刻地體會到,生活的模樣取決人生的態度。在我們平凡的世界裏,人與人之間的情,永遠是無法回避的牽系;人與人之間的愛,永遠是一生中無法割舍的永恒。所以,有人問我“疫情過後怎麽對待生活”,我說:我會因每一次日出而擁抱陽光、爲每一點進步而欣喜若狂、把每一絲善念都長存記憶、將每一滴愛意都什襲珍藏。我想,這也許就是閱讀的力量。

 

當然,閱讀能將俗日化爲良辰,絕不是專指抗“疫”在家的這段時光,而是遍布在早晚煙火味、朝夕案牍累的每一個平凡的日子裏,這些日子更適合閱讀名家散文集子,因爲每日來去匆匆,油鹽醬醋茶,衣食住行耍,丟下這,就是那,鮮有長長的獨處而靜谧的時日。爲此,我的案頭摞滿了汪曾祺、沈從文、余光中、張曉風、賈平凹等文學大家的作品,伸臂可取,拈手可翻,從瑣屑裏擰出時光,用爛漫生花的文字盈滿我的余暇。

 

汪曾祺“把白話白到了家”的《人間草木》《旅食小品》等,讓我懂得平平淡淡是真、不事雕琢爲美,仿佛花鳥蟲魚、草木植被等常見凡物,都有了思想的靈光。余光中的《聽聽那冷雨》《時間的鄉愁》等,讓我領悟到詩性的語言、飛揚的文采、文字的節奏,這些美極大地觸動著我的感官,閃爍著思想的光芒,我既通體舒暢,又心生向往。張曉風的散文精選集《不知有花》,其淋漓健筆飽含了人生的哲學、滿溢著人情的溫暖,讓我體悟到生活的美好,使我對生命更加珍惜。

 

香茶氤氲,足夠清芬;美酒沾唇,足以寬心;好書滋潤,足爲良辰。人生中有書相伴的日子,宛如陽台上有月光、餐桌上有飯香、明眸裏有儀態萬方、耳朵旁有醉人的呢喃、奮鬥中有金石的铿锵。□雷穿雲(龍門煤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