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企業黨建 < 文學藝術
文學藝術
斜風細雨不須歸
時間:2020-06-17    來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團

 

作者:□呂秀芳

 

一場期盼中的陣雨,濾去了空氣中超前而至的溽熱。北窗洞開,涼風習習,從頭到腳,由身及心,都泊在一片澄澈的清涼中,這種清爽喚起了兒時的記憶。每年夏季,母親總會把鮮嫩的黃瓜、水靈靈的西紅柿冰在菜盆裏。待我放學回家,母親便順手撈起一根黃瓜,脆生生地掰下一截,放在我汗津津的手心裏,我急不可待地猛咬一口,頓時溽熱退去,爽上心頭。每年的夏天,是母親冰在菜盆裏的瓜果桃李鎮住了一屋之下的炎熱,在我的心中沁出一片清涼。

 

待我成爲母親後,冰箱已替代了前輩原始的冰鎮方法,多了一份快捷方便和省時省力,卻少了一份樸拙溫情的慰藉。冰箱貯物留下的是一種程序化的生硬,一種千篇一律的漠然。而菜盆裏的瓜果桃李卻攪動著我們一生記憶的轉盤,那種柔軟溫潤的觸感常常將幹涸的心靈濡濕……

 

持續高溫下的一場細雨,像一道卷簾,把前兒、昨兒的炎熱擋在身後,此時不走出家門,與霏霏細雨耳鬓厮磨一番,豈不是辜負了上天對我們的憐愛。這樣的雨天,適合三五好友小聚暢敘,更適合一個人獨步雨中,于是,我推門而出。

 

剛剛停歇的細雨,此時又飄了下來,我撐起小傘漫步在雨中,一種久違的青春律動穿越而來,氤氲在我的傘下,那是一種青蔥的記憶,一種無瑕的情感,真純如美玉,青澀如梅子,晶瑩又剔透,酸酸又甜甜。那是李白“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兩小無猜的純真,是李清照“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少女見到意中人的嬌羞,是劉學箕“人問道、因誰瘦,撚青梅,閑斂黛眉”一腔纏綿的愁思,是青春的畫筆在心中塗抹的樂章。這讓我懷想起大學時寫過的一首小詩。“雨中/一把小傘/撐出你我/白襯衫濕了左肩/綠羅裙濕了右臂/傘下兩雙小舟同頻擺動/載著青春的夢想和愛情的誓言……”這首《傘中情》經風曆雨,文字上我已不能准確地記憶了,留住的只是余溫猶存的感覺——誰給我波瀾不驚的愛情,誰陪我看透流年的風景。

 

穿過車流人群,踏上一條林中小徑,雨洗後的塵世清新得仿佛童話世界一般,沒有陰霾,沒有塵囂,沒有市井煙火,沒有聒噪雜音,只有時近時遠的鳥啼鹦鳴環繞在這片空間,這份甯靜與悠遠讓人沈迷沈醉。腳步慢了下來,心瀝去了纖塵,靜靜地停靠在這片綠意中。一個能把呼吸染綠的地方,一定會把心洗得幹幹淨淨。

 

在雨中,一人獨行,世界陡然大了起來,闊了起來,亮了起來。此時此刻此情此景,置身其中,什麽都可以想,什麽都可以不想,恍如步入世外桃源,又像入定一般,不知不覺中我便墜入朱自清描繪的仙境中:“路上只我一個人,背著手踱著。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世界裏。我愛熱鬧,也愛冷靜;愛群居,也愛獨處。像今晚上,一個人在這蒼茫的月下,什麽都可以想,什麽都可以不想,便覺是個自由的人。白天裏一定要做的事,一定要說的話,現在都可不理。這是獨處的妙處,我且受用這無邊的荷香月色好了。”

 

在雨中,我細細咂摸朱自清的這句話:一個人時,什麽都可以想,什麽都可以不想,便覺是個自由人。“自由”二字一出現,腦子裏旋及閃出:“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爲自由故,兩者皆可抛。”可見,一個人的自由是高于愛情和生命的,而追求自由是人至高無尚的心向。此刻,我理解了畢淑敏所言:“我羨慕流雲的飛逝,嫉恨飛鳥的自由。”一代偉人毛澤東更是站在精神的制高點,論述“人類的曆史,就是一個不斷地從必然王國向自由王國發展的曆史”。而對于我們這些普通而平凡的個體而言,適時放空自己,讓心歸零,何嘗不是一種幸福!

 

沿著歸途徐行,街道兩旁多了一些瓜果小攤,紅豔豔的桃子,黃澄澄的杏子,金燦燦的玉米,紅唇烈焰的櫻桃,綠皮紅瓤黑籽的西瓜,整齊地碼放在路邊,擺攤人的臉上多了一份淡定和從容,他們在用辛勤的汗水爲自己擺渡,這是倡導“地攤經濟”前所看不到的新景象。都說人間煙火氣,最撫凡人心。最美的市井裏,藏著最濃的人情!就連總理在山東考察時,都稱贊地攤是:人間的煙火,中國的生機。市井人生,快意生活,看著看著,連我都心動了。徜徉在攤位前,嗅著橙黃橘綠的果香,再也不用替攤主們擔心著什麽。

 

走進小區,一牆之隔的幼兒園裏的歡鬧聲,如孩子們稚嫩的小手輕撫著我的耳鼓,頓時讓我耳聰目明,心如明鏡,被疫情阻斷多日的孩子們的歡聲笑語又回來了。這些花朵般的孩子們啊,是祖國的未來,明天的希望,也是我們每個人心中永遠青蔥的綠地。

 

雨中的淩霄花一如既往地向上攀爬著,綻放著。被雨水打濕的枝葉綠得仿佛塗了明油一般,綠得起明發亮,如濕潤的碧玉。而綻放的花朵像點著朱砂的金鍾,正在搖醒沈睡的城市,喚醒人們心中對美的追尋。“披雲似有淩霄志,向日甯無捧日心。珍重青松好依托,直從平地起千尋。”我在想它這麽努力地生長著,攀爬著,一定是不想辜負了這個不同尋常的2020年之夏,不想辜負了它的花語和志向。

 

雨仍在不疾不徐地飄灑著,而此時之我已非雨前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