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企業黨建 < 文學藝術
文學藝術
童年趣事
時間:2020-06-24    來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團

6歲那年,父親工作調動,我在奶奶家住了近一年。鄰居趙哥比我大5歲,平日裏我們就一起玩耍,幾乎形影不離。

 

奶奶家在太行山深處,記憶裏留下最多的就是玩石頭的片段了。村的南邊有一條河,六月天雨季漲河的時候,趙哥帶著我在岸上看河水的洶湧。河水退去了,我們在河邊淘奇形怪狀的石頭,有的像狗、貓,雞等。最開心的是趙哥帶著在河邊找膠泥嘣炮,每人拿大塊摔軟了的膠泥,在光滑的石板上捏成碗狀,盡量把底子弄得很薄,然後用足力氣往石板上扣。只聽“啪”的一聲,小碗底上破了一個大洞,讓對方出泥給補上,然後再讓對方摔。如此往複,往往玩得如癡如醉。直到家中飯熟,大人們喊破嗓子呼喚吃飯時,才戀戀不舍地回家。

 

記憶最深的是三伯在集市給我買了小镢頭,帶著我開荒地。我們是在石頭縫裏搗持出的一小塊地。趙哥從他家拿了南瓜籽,種在我開的小片荒地裏。每天我們會端一小碗水去澆地,晃晃悠悠到地邊時也就所剩無幾了。

 

在屋的西邊是家裏的曬場,這兒也是我們平時最愛來的地方。村裏的娃娃在這裏玩藏老貓、老鷹抓小雞,還有鬥膝。有時候還會碰到撂蛋雞下的雞蛋,拾回家讓奶奶給煮熟了吃。

 

小時候吃得最多的是“玉黍糁”煮紅薯,山裏缺水沒有多少蔬菜,每家都在吃蘿蔔纓腌泡的“缸菜”。清早起來,端著一碗稀飯,跟大人學著沿碗的邊吸溜,想起來心裏總是美滋滋的。

 

記得有一次,吃早飯的時候,我一不小心把趙哥的大海碗碰翻了,半碗熱飯澆在了我的脖子上。三伯趕緊用上年收集留下來的黃瓜水慢慢塗在燒起燎泡的皮膚上,涼涼的,疼痛就減輕了許多。後來,我才得知黃瓜水含有維生素E和黃瓜酶有很強的生物活性,能促使皮膚再生。

 

那年月總吃不飽,下雨後的第二天趙哥會帶著我到山上抓“山水牛”,我們拿著瓶罐,一蹲就是小半晌,一上午就能拾到一小罐,到家在火上燒熟了,那種香味,一想起來就是得勁。

 

天晴後,我們會到山坡上尋找山蔥,吃起來有一股甜甜的辣味。趙哥指著西邊說:“看,那就是老爺山,下邊有很多的山韭菜,韭菜炒雞蛋香噴噴的,可好吃了啊!”其實他也就跟他娘去過一次,到老爺山下去找山韭菜一直是我最想去的,到現在還沒去成。山韭菜炒雞蛋倒吃過不少次,我想一定沒有老爺嶺山下的好吃。

 

一晃多少年過去了,童年這麽多趣事總是在我的夢裏浮現,想起來都是暖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