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企業黨建 < 文學藝術
文學藝術
我們都是黨的孩子
時間:2020-07-09    來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團

 

作者:□呂秀芳(焦煤公司)

  

七月的鮮花如潮,七月的陽光燦爛,七月的天空飄揚著火紅的黨旗,七月的大地傳頌著動人的故事。置身在七月的聖光裏,我禁不住熱血沸騰,心潮起伏……

 

每年的七月,我的耳畔總會回響起電影《閃閃的紅星》主題歌:“紅星閃閃放光彩,紅星燦燦暖胸懷,紅星是咱工農的心,黨的光輝照萬代。長夜裏紅星閃閃驅黑暗,寒冬裏紅星閃閃迎春來,鬥爭中紅星閃閃指方向,征途上紅星閃閃把路開……”

 

潘冬子灰色的八角帽上爸爸留給他的那顆紅星熠熠生輝,閃閃發光。

 

“媽媽,你是黨的人,我就是黨的孩子,黨讓我做什麽我就做什麽。”潘冬子的這句話像一顆綠色的種子,深深地埋在了我幼小的心田裏。四季輪回,經風沐雨,它在陽光下生根,在春風裏發芽,在七月裏蓬勃……

 

孩提时代对党的最初认识就是来自电影《闪闪的红星》。电影讲述的是:1932年的江西,8岁的潘冬子生活在柳溪村,村里的乡亲们受尽了恶霸胡汉三的欺压。参加红军的父亲跟红军队伍打回柳溪村,胡汉三逃走了。几个月后,因为反“围剿”斗争失败,红军要撤离根据地去长征。 红军一走,胡汉三带领还乡团进行疯狂的反扑,妈妈当机立断:“我在这里掩护,冬子,你和宋大爹带领群众转移。”冬子执意道:“不,我也留下来掩护群众。”妈妈焦急地命令道:“我是党员,我必须留下。”冬子争辩道:“我是党的孩子。”妈妈坚定地说:“现在,党命令她的孩子和宋大爹一起带领群众转移。”最后,大火吞噬了茅草屋,妈妈为了掩护群众转移,壮烈牺牲。

 

當悲壯高亢的旋律響起:“夜半三更喲盼天明,寒冬臘月喲盼春風,若要盼的喲紅軍來,嶺上開遍喲映山紅……”一團團、一簇簇的映山紅從遙遠的天際鋪展開來,將眼前的世界耀成一片彤紅。每每看到這裏,我都會深深入戲,幻境中,潘冬子仿佛從遠處向我奔來,邊跑邊喊:“我是黨的孩子,我是黨的孩子……”

 

那時在我們家,父親是唯一的黨員,這讓我幼小的心靈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我也可以像潘冬子那樣在小夥伴兒面前無比自豪地說:“我是黨的孩子。”

 

隨著年齡的增長,《紅岩》《紅日》《紅旗譜》《青春之歌》《保衛延安》《林海雪原》……這些紅色經典書籍浸潤著我的靈魂,滋養著我的生命,一個個共産黨員的高大形象在我的心中高高聳立,年少的我被他們崇高的理想、堅定的信仰深深震撼,一腔熱血在心中呼嘯奔湧著。我爲自己能夠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而感到無比的幸福。我知道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是無數革命先烈抛頭顱,灑熱血換來的。我們胸前飄揚的紅領巾,是先烈們的鮮血染紅的,是紅旗的一角。

 

“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國破尚如此,我何惜此頭。”這是共産黨人吉鴻昌氣貫長虹的英雄氣節。

 

“敵人只能砍下我們的頭顱,決不能動搖我們的信仰。”這是方志敏在生命與信仰之間做出的堅定選擇。

 

“竹簽子是竹做的,共産黨員的意志是鋼鐵!”這是江姐在敵人的嚴刑拷打下的大義凜然。

 

先烈們用鮮血染紅了鐮刀鐵錘,用生命照亮了我們前進的道路。我雙手捧著紅書,一邊熱淚盈眶地讀著,一邊暗暗思忖:什麽時候我才能成爲像他們這樣的人啊!

 

大學時代,隨著對黨組織認識的不斷加深,我萌生了入黨的強烈願望,千裏之外的父親得知後欣喜不已,鼓勵我積極向黨組織遞交入黨申請書,並一再叮囑我寫好入黨申請書一定要讓他老人家先把把關。當我把寫好的入黨申請書寄回家後,好幾個晚上,父親都是戴著老花鏡,在台燈下一字一句審讀,逐字逐句修改,改好後用挂號信給我寄到學校。

 

當我看到父親紅筆批注的圈圈點點,一股暖流湧上心頭。父親這個在戰爭年代火線入黨的老黨員,把黨的利益看得比天還高,比命還重。他老人家時時刻刻都在用自己對黨的赤膽忠誠,用他的言傳身教引領著我前行。

 

參加工作後,經過不懈的努力,我終于站在鮮紅的黨旗下宣誓。那是一種莊嚴,那是一種神聖,那是一種榮光。那是一種使命,那是一份責任,那是一份擔當。

 

沐浴在黨旗的聖光裏,我莊嚴地舉起了右拳,發出了铮铮誓言:“我志願加入中國共産黨,擁護黨的決定,嚴守黨的紀律,保守黨的秘密,對黨忠誠,積極工作,爲共産主義奮鬥終身,隨時准備爲黨和人民犧牲一切,永不叛黨。”

 

那一刻,我真正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歸宿,心中湧起的是信念,是憧憬,是理想。那一刻,我一遍一遍地問自己,該怎樣踐行入黨誓言,爲黨旗增光添彩。

 

七月的旗帜是一种深情的回忆,七月的旗帜是一种信仰的寄托,镰刀、铁锤组成的图案,撑起一面举世瞩目的旗帜。旗帜下,我們都是黨的孩子,时刻听从党的召唤,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砥砺前行,不负韶华!

 

黨旗下那攥緊的誓言會穿越歲月的風霜雪雨,點亮我們的生命之光,照耀我們的未來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