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企業黨建 < 文學藝術
文學藝術
刻印在記憶深處的小堤河
時間:2020-11-18    來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團

作者:□王一風(鶴煤公司)

  

一覺醒來,思緒仍久久在沈醉。在夢中我又回到了故鄉的那條河邊,在水中盡情地撈著魚蝦和螺蛳……

 

我的故鄉是民權縣老顔集鄉一個叫薛橋的小村莊,村莊西面有一條河,名爲“小堤河”。2015年以前,小堤河中間有一座石頭墩子橋,後來年久失修,橋面損毀嚴重。2016年政府出資修建了一座新石橋。小堤河西邊是村裏的莊稼地,東邊是村民居住區。在我小的時候,小堤河裏種滿了蓮藕,到了夏末秋初,河裏盛開的荷花香氣四溢,這條小河承載了我和小夥伴們兒時太多的歡樂。

 

在20世紀八九十年代,小堤河每隔兩年都會有一次枯水期,趁著這個機會,村裏男女老少就都會下河抓魚。那時候,只要河水水位差不多下降到膝蓋以下的時候,選上一個好天氣,全村人就會一窩蜂地下河撈魚,這一般是在夏季或者在秋季。

 

剛開始,村裏選幾個水性好的漢子下水,拉扯著漁網從河的東邊往西邊拉趕,網魚師傅站在岸邊指揮水中拉網的人。河岸兩邊擠滿了看熱鬧的人,水裏的人在賣力地呼著號子,岸邊的人在大聲地討論著,猜測著這一網又可以撈上多少大魚……

 

在衆人的等待和期盼中,一盆盆銀白色的魚被擡到岸邊打麥曬場上,魚都是草魚和鲢魚,偶爾有幾條黑魚(俗稱火頭)、鯉魚夾雜在中間,這會讓村民們更加興奮。在熙熙攘攘中,村民們把抓到的魚,裝在大盆小盆裏,滿心歡喜地往自家裏端。

 

每次把魚端回家後,爺爺奶奶都會在院裏的壓水井旁,用井水把魚洗得幹幹淨淨,整理好後晾幹水,取出一部分做上一頓美味,另外的用鹽腌起來放入瓷缸中,預留起來,可以吃上好一段日子。

 

2000年之前,小堤河鴨鵝成群,水鳥不時飛來飛去,兩岸垂柳成蔭,一幅天然的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畫面。當時,小堤河的水質很好,從這裏撈出來的魚,魚肉彈潤,只需簡單烹饪就令人回味無窮。魚湯放一夜,還可以變成晶瑩剔透的魚凍,是孩子們喜歡的美食。

 

小堤河賦予了我們許多。除了大魚,河裏還有小魚小蝦、螺蛳等。有時候,把手伸進河邊坑坑窪窪的泥洞,手一出來抓滿大大小小的螺蛳,大的取走,小的重新丟回水中。水性好的人會托著水桶或大盆一個猛子紮到小河中間,腳底下的淤泥中有摸不完的大蚌殼和泥鳅。

 

村裏人的生活都離不開小堤河。這邊,有婦女在岸邊洗衣服;那邊,有人在清洗食物。特別是夏天,村民們圍著河邊一邊幹活一邊大聲說笑,一天的生活就從小堤河邊蕩漾開去。夏天的傍晚,村裏的孩子們一個個撲通撲通跳下水,這是村裏孩子們的“遊泳基地”;村裏一些大人也撲通跳下水,把小堤河當作一個天然泳池。孩子們浮在水裏打水仗,大人們在岸邊乘涼,小小的一條河,時常聚集大半個村的人。

 

在小堤河石橋的西南300米處,有一處叫做“台灣”的三角地帶,就有我們家的幾畝田地。小時候,爺爺奶奶每年都在這方田地上種絲瓜、辣椒、紅薯和冬瓜,有時候冬瓜秧沿著田地都能長到小堤河岸邊的柳樹上。

 

這條河也是有故事的。聽村裏的老人們說,在1700年前的西晉朝代,小堤河沿岸有一個叫做葛仙集的村子,村裏住著一戶姓葛的人家。有一年春天,葛家後生葛洪趕著牲口在村後犁地,忽見有兩個老者從正北方向走來。來到葛洪眼前,並深禮一禮,打聽上天之路。這葛洪怎知上天之路,便順手往南一指,不耐煩地說:“路邊那棵大柳樹,就是上天的路!”這兩個老者聞聽此言,便拱手道謝,然後從容地爬上了柳樹梢,上天而去。

 

葛洪是尾隨著這兩個老者上天的。或者說,他是受兩個仙人引路上天的。誰料想,葛洪的這一天界之旅,卻完成了一個凡人到仙人的華麗轉身。

 

在天上,他遊覽了巍峨壯觀、金碧輝煌的南天門宮殿;他領略了手持劍戟、面目威嚴的天兵天將;他觀看了石桌旁的仙人對弈;他望見了王母娘娘那碧桃倚雲的蟠桃園;他身上披著天光,腳下飄著白雲,步步觀景,美不勝收。

 

他眼中盛滿美景,一時竟忘了歸途。人間的樹葉青了黃、黃了青、青了又黃,他渾然不覺。他玩足了,玩累了,方有了回家的念頭。他飄然而至,回到闊別已久的故鄉,頓時産生了“村人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天上來”的感慨。他怎麽也未想到,一次不經意的天界之旅,卻演繹了一個小村的千年神話傳奇。

 

他成爲村裏崇拜的偶像。村裏修建了“葛仙祠”,四時祭祀,香火旺盛,慕名朝拜者絡繹不絕。久而久之,這偏僻不起眼的小村莊,竟變成繁華喧鬧的小集鎮,名字就叫“葛仙集”。後更名“葛崗集”。葛崗集原屬考城,清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改隸睢州;1913年隸屬睢縣,1928年民權建制劃歸民權縣。

 

後來,這裏修建了道觀。道觀重檐翹角、玲珑精巧,風格典雅,氣勢恢宏,巍峨聳入雲天,如蒼鷹展翅欲飛;觀旁栽植古柏古桧,枝繁葉茂,挺拔蔥翠,道觀檐頭常有彩雲飄浮;每當夕陽西下,彤雲映紅大地。極目遠望,猶如海市蜃樓,傳說曾有仙人飛升于此,有坊上書“仙光霞飛”四字。千百年來,常有文人墨客到此觀飛霞而興歎,留下很多墨寶詩篇。

 

隨著時代的變遷發展,喝著小堤河水成長的我們,曾經圍著小河追逐、在河裏紮猛子的“70後”“80後”“90後”紛紛離開了村子,奔向遠方。小堤河邊記憶中的土坯房子也正在被一棟棟新式樓房所取代,如今小堤河也是四季有水,也有人在河裏下網進行分段養魚,兒時全村人一起抓魚分魚成爲那個時代獨有的印記,只留在我們的記憶中了。現在,村子裏一些上了年紀的老人們還會經常在一起拉家常,永遠陽光明媚的小堤河是他們繞不開的一個重要話題……